浏览量

乐视退市的启示

作者:亚星集团 发布时间:2020-07-22

2020年7月21日,是乐视网及其追随者的梦想窒息日。这一天,深圳证券交易所对乐视网实施强制退市摘牌,28万跟随乐视网造福梦想的股民在漫长和冰冷的期待中彻底清醒、也彻底不再抱有幻想了——贾跃亭是个大忽悠、不靠谱。

从曾经的创业板市值第一公司,到如今被强制摘牌终止上市,十年间,贾跃亭及其极力打造的“平台+内容+终端+应用”乐视生态,在经历了由盛而衰、大起大落和戏曲化的表演之后,黯然谢幕。

这是一段令人难以忘怀的记忆,也是值得很好总结和汲取教训的典型案例。

 

敏锐扑捉科技之光是乐视网迅速做大的关键

 

有媒体这样描述贾跃亭及其创立的乐视网:2003年,30岁的贾跃亭开着凌志车、带着在山西做“通讯基站配套业务”赚得的几百万元,正式踏上北京的土地,开始追逐其人生更大的梦想。

2007年11月,一家名为“西伯尔”的公司在新加坡上市,贾跃亭首次跻身富豪之列。在经营“西伯尔”的过程中,贾跃亭遇到了当时还在当记者的刘弘,二人一拍即合,“西伯尔”就此成立了无线星空事业部,专注于流媒体业务,营造出乐视网的雏形。

贾跃亭是国内较早意识到网络付费发行将成为电影第二大发行渠道并大胆践行的人。2009年2月,乐视网完成整体改制,2010年6月,公司IPO申请获审核通过,同年8月,乐视网登陆创业板上市,是第一家在境内上市的视频网站。乐视网股价最高时曾达到179元,最高市值超过1700亿,成为当时创业板市值最高的公司。

贾跃亭对高科技具有独到的眼光和敏锐的扑捉能力。2012年,中国网民刚刚开始对视频内容感兴趣时,贾跃亭便开始进军互联网电视,一口气推出乐视盒子、超级电视。2011年,乐视影业成立,2012年,乐视致新成立,2013年,乐视登上福布斯潜力企业榜50强,2014年,乐视云、乐视体育、乐视移动、乐视汽车相继成立,凭借“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完整生态,乐视网用户增速一度高达255.6%,成为当年增速最快的互联网公司。贾跃亭因此成为当年国内资本市场中“神”一样的人物。2016年乐视网宣布收购乐视影业,独霸影视天地。乐视产品的科技感在国内遥遥领先,为人们提供了全新的高科技消费体验,受到很多消费者的青睐。

 

战略方向漂移是乐视网翻车的内在原因

 

上市之初,贾跃亭春风得意,乐视网不断“跑马圈地”、扩张业务边界。

2012年,乐视网硬件业务开始有所起色,当年11月12日,贾跃亭对外透露,公司的超级电视项目获得创新工场投资。引领时代潮流的互联网架构、新颖的商业模式、广阔的市场空间、持续不断的增长能力,让乐视网迅速赢得市场的认可。2012年到2014年,乐视网涉足电视行业,业绩节节攀升。2014年4月14日,贾跃亭用一场堪比娱乐盛典的发布会向世人展示了乐视网推出的超级手机。时隔一个月,乐视网又把旗下公司乐视体育重磅推出,宣布引入万达、云锋基金等一众明星机构。自2014年12月至2015年5月13日,乐视网最大涨幅超过500%,其时,有投资者预言,乐视网的股价再翻一番都没有问题。

初创的成功,极大地助长了贾跃亭的欲望,乐视开始极力推行“平台+内容+终端+应用”乐视生态。旗下的乐视控股及其关联方脱离公司实际,偏离主业,跨行业布局和发展乐视体育、易到用车、FF(法拉第未来)电动汽车等多元化业务。贾跃亭曾经扬言:乐视将建立一套完整的移动互联网生态系统,EUI操作系统将应用到乐视旗下的多个终端,如超级电视、手机及未来的汽车等,并且通过各终端之间的互通互联,构建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并向应用、内容生产商开放,从而形成“开放的闭环”。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15年下半年的A股股灾让乐视网无法再从股市融到巨额资金,公司开始出现资金链点列和管理裂缝。2016年年底,乐视控股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乐视体育、易到用车等随后纷纷易主,手机业务被迫关停。

2017年1月,融创携150多亿元重资入股乐视,融创董事长孙宏斌同时担任乐视网董事长。深知乐视网管理和资金方面问题重重的孙宏斌无心恋战,选择急流勇退,尽可能弥补自己的损失。2018年9月21日至22日,乐视控股拥有的乐融致新15.33%股权、乐视影业21.81%股权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拍卖,借此机会,融创集团旗下的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起拍价成功竞拍,成为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真正意义上的控股人。失去盈利业务的乐视网业绩直线下降。2019年乐视网的营业收入同比下滑68.83%至4.86亿元;2020年一季度乐视网的营业收入进一步缩水,同比下滑22.29%至8894.96万元,同时净亏损1.5亿元。截至2020年3月31日,大股东及其实际控制企业对上市公司合并范围的欠款余额达约19.17亿元;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30.35亿元,主要为应付供应商及服务商欠款;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长短期借款5.55亿元,其他流动负债33.04亿元,其它非流动负债30.49亿元。

2020年5月22日,致新云网与盈瑞汇鑫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书》。根据协议,盈瑞汇鑫将其持有的嘉睿汇鑫100%的股权(占公司总股本的8.56%)0元转让致新云网。2020年6月30日,乐视网商标拍卖落下帷幕,含乐视电视、乐视视频、LETV、乐视在内的1354项商标被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1.3137亿拍下,成为融创控股的乐视超级电视账下的资产。至此,乐视网仅仅剩下一个“壳”。

 

   

抽逃资金临阵脱逃是乐视网急转直下的直接原因

 

2015年5月26日,乐视网抛出恢弘的补血方案。在定增募资75亿元的同时,贾跃亭拟减持不超过1.48亿股,股值超过百亿。贾跃亭宣布套现所得全部免息借给上市公司使用。对于贾跃亭的瞒天过海之术,当时就有媒体人士以《乐视网百亿减持的资本闭环》进行拆解,直面贾跃亭“运作+暴涨+减持+反哺”的财务手段,追问“这笔钱要按照承诺流入上市公司,而非就此逃之夭夭。”然而,一语成谶。贾跃亭高位套现后,仅短暂地将部分资金借给上市公司使用,之后该笔款项就不知去向。是否被贾跃亭转移到国外用于研发汽车不得而知。

2016年11月,仍在高歌猛进的乐视手机供应链出现资金问题,波及的供应商及代理商约有数十家,涉及的货款金额有数十亿元。同期,低调的乐视金融浮出水面,其背后庞大的融资项目,与“乐视生态”众多供应商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令人担忧其资金状况。同时,随着光环不再,乐视网的股价开始下跌,贾跃亭昔日为了融资而进行的大额质押,成了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绷不住的贾跃亭选择引入战略投资。2017年1月,乐视网宣布孙宏斌执掌的融创斥资150亿元投资乐视网及乐视相关主体,助阵的还有华夏人寿以及乐然投资,三方合计投资额超过168亿元,其中上市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合计将获得资金约71亿元。然而这些钱远远解决不了乐视的资金链断裂问题。融创的入股并未给乐视带来转机,公司私募债未能发行成功,“世茂工三”项目未能如期出售,贾跃亭的财产被冻结。不堪重负之下,不敢担当的贾跃亭选择了跑路,于2017年7月4日晚间登上了去往美国的飞机。此后,多次声称“下周回国”的贾跃亭频繁玩弄“大忽悠”伎俩,始终没有回国处理公债务,让相信和期待他的投资者和数十万股民,一次次充满希望,又一次次失望。他在美国造车的公司也危机重重,最终被迫申请个人破产保护,将全部财产和股权信托抵押给债权人。至今,人们也没有看到贾跃亭的FF汽车量产。

贾跃亭的出走,直接将公司推入了债务和管理混乱的深渊。2017年,公司亏损138.78亿元;2018年1月24日,停牌许久的乐视网复牌,迎接它的是11个跌停。贾跃亭的质押就此爆仓。2018年,公司亏损40.96亿元;2019年,公司亏损112.79亿元,净资产为-143.29亿元,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为保留意见。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乐视网的归母权益为-144.99亿元。有媒体评论认为,乐视网“死”于沉重的债务和贾跃亭的主动放弃。乐视网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合并范围内营业总收入约为4.99亿元,但负债总额却高达207.53 亿元,其中乐视体育、乐视云违规担保的90亿元负债计提,让公司巨亏112.79 亿元,触发多项退市规定,最终走向退市的不归路。

根据《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3.4.1条、第13.4.6条的规定,2020年5月14日,深交所决定乐视网股票终止上市。2020年6月5日,乐视退毫无悬念地进入30个交易日的退市整理期。按照深交所《深圳证券交易所退市公司重新上市实施办法(2018 年修订)》,创业板不接受公司重新上市的申请。这意味着,作为创业板公司的乐视网退市后不可再重新上市。

回望乐视网从上市到摘牌退市的整整十年时间里,以视频起家,在当家人贾跃亭关于打造一个超级产业链生态闭环梦想的指引下,公司激进投资、盲目扩张、跨行业建设,进入了一个又一个烧钱的行业,迅速形成拥有三大体系、横跨七个行业,涉及上百家公司和附属实体的大型企业集团。在公司经营管理出现问题和最需要钱、最需要稳定投资者和股民思想的时候,贾跃亭套现离场,选择跑路,百亿资金至今下落不明。乐视网和贾跃亭一起演绎了一个疯狂扩张而后快速崩盘的公司故事,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乐视网及其创始人贾跃亭的故事留给人们太多值得思考的问题。

 

相关阅读

热点推荐

随机推荐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亚星集团 亚星娱乐 亚星代理游戏 亚星开户

网站版权:  亚星开户 亚星代理 亚星客服

备案号: